八一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超品小神农 > 第1016章 神农令,大地苏
?元腾刚刚说完,那些老农一个个都激动起来,一些上岁数感激的看着元腾。

而更多的人是畏惧的看着杨柏,毕竟杨柏太凶了,他们真的害怕。

杨柏就这么看着,元腾这个筑基期的修真者,就算是炎黄组的客卿长老,居然敢出现在这里,而且还聚集村民。

“元腾,你是什么宗门的?”

杨柏淡淡的看着元腾,依旧没有让出道路,只是背后的金鲤农场那么多人,都低下头来。

“灵宝!”

元腾一点都不介意,甚至比杨柏还淡定,直接就说出出自灵宝道。

“八山五道之一!”

杨柏点了点头,出身顶级宗门,还是港岛人士,还拥有炎黄组的身份,这一切的一切,元腾都不简单。

“杨大师,多谢,让开我,一场法事,这里的一切,都将要改变,土地会复苏,老百姓就会安居种地。”

元腾已经朝着大门慢慢走去,元腾笑的很开心,别看杨柏那么厉害,可是这世界,有借势一说,元腾借的可是民心所向。

“等一下!”

就在这时候,杨柏慢慢伸出手来,目光越发的冰冷起来,那一眼,元腾就是一个激灵,身上的宝光又一次爆发起来。

“杨大师,你要干什么?”

元腾就感觉浑身都无法移动了,一股滔天的威压轰然降临下来,顿时元腾的都开始哆嗦起来。

“一场倒春寒而已,用什么法事?”

杨柏冷冽的说着,同时也看向四周的人,慢慢悠悠说着。

“我们都是种地吃饭的,老实耕种之人,节气有变化,那就说什么,想我这样说出来。”

杨柏其实内心很愤怒,这些人今天来冲金鲤农场,打伤众人。

“说?

说什么?”

大部分的村民都傻眼了,杨柏什么意思,说什么。

“我说了,倒春寒没有了,变暖吧!”

杨柏望向天空,就在杨柏望向天空的时候,众人突然感受到一股炙热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这股炙热太明显了,以金鲤农场为中心,明明刚才还那么寒冷,可是无形的热浪持续的扩散出去。

冷热相交,众人的身边都起了水珠,而这股炙热,持续的扩散,地面都是层层水珠,众人无比的震惊。

“这到底怎么了?”

四周凝聚的水雾,杨柏只是冷笑一声,背着双手,只是轻轻抖动一下,随着杨柏的抖动。

天空下起绵绵细雨,落在地上,更是水雾弥漫。

空气当中,越发的炙热起来,一些人脚下都无法站立,那热量让众人在后退。

“温度提升了,这怎么可能?”

一些人顿时反应过来,一场春雨,简直解救了倒春寒,地面已经开始松动,已经开始复苏。

“蚯蚓?”

突然有人发现,地面上出现一条条蚯蚓,蚯蚓的出现,这就代表大地真的复苏了,倒春寒已经结束了,众人已经种地了。

“神迹,小神农的神迹?”

一些人已经开始欢呼起来,塘子村的人都傻眼了看着杨柏,杨柏也没有做法事,就是问苍天,怎么就问出这样的事情。

“打电话,问问家里,别跟那个元大师一样,光是半个村子。”

一些聪明人也反应过来,别光金鲤农场土地复苏,天空都无云,这雨凭空而起,到底为了什么。

杨柏就站在大门口,雨水当中的元腾依旧彻底傻眼,杨柏怎么一句话就改变天气,这简直就是神人。

元腾其实已经慌了,脚下的炙热,元腾身上的灵气都无法抗拒,元腾本来鞋子都焦黑了,为了完成进金鲤农场,元腾一直都在布置。

“全部,七里八村,都下雨了,除了元村长那边的,什么?

那边着火了?”

人群当中一个个电话,顿时让周围的人兴奋起来,可是元青水却傻眼了,村中着火了,而且除了他们村,其他村都有雨水。

“村中着火了?

谁家?”

元青水担心的看着,身后那些元家族人一个个也呆滞起来。

“村长家!”

最后电话那边传来的消息,让元青水嗷呜一嗓子,扭头领着人就跑,边跑边喊,痛苦无比。

“回去,赶紧回去给我救活,小神农,我错了,不该招惹金鲤农场,金鲤农场是圣地,不该来。”

元青水已经彻底慌了,元家之人还管什么港岛大师,现在就得管村里,谁也没有空搭理什么大师。

“还不走?”

杨柏也同时没看元腾,而是站在人群前方,冷冽的看着四周。

“多谢,小神农!”

一些人目光闪烁的看着杨柏,甚至还想拜杨柏,结果却看到杨柏更加冷酷说道:“滚!”

如雷的声音,真正的怒火,这些村民终于发现,招惹是什么样的人。

在杨柏的目光之下,这些人都不敢停留,后悔万分,这个时候一些人才醒悟出来,狠狠等着元腾,要不是元腾,谁能够招惹杨柏,要不是元腾,他们还能够种金鲤农场的种子,如今一切都晚了。

村民凶狠的目光,如果不是畏惧杨柏,真想好好跟元腾说话。

“这,这怎么下雨了?”

刘四叔和罗德才等人也都看着呢,刚才那股炙热的能量,就是从金鲤农场门口散发的,而那源头就是那个高大的戴着墨镜的男子,这都让罗德才暗中退后好几步,极度畏惧的看着男子。

赵艳红等人也害怕,杨柏身边跟着这个男人到底是谁,怎么那么恐怖。

“少主,这个人怎么处理?”

冷狂死死的看着元腾,灵宝道的人居然敢来触犯少主杨柏,冷狂当然愤怒了。

“烧了!”

杨柏看都不看元腾,一句话,冷狂刚点头,元腾赶紧尖叫起来。

“你敢动我?

我是炎黄组客卿,我也没做什么?

灵宝道…”元腾还没有说完呢,脚底下又一次燃烧煞神焰。

“我的天!”

元腾真的吓傻了,这股火焰升腾而起,元腾嗷呜一嗓子,衣袖挥动,灵气纵横,惊恐的朝着远处就跑,那是爱河水的方向。

一溜黑烟,哪还有大师的风采,这一路之上,地面都是红色的,远远的就听到元腾的惨叫。

“你还真烧?”

杨柏终于露出一丝笑容,看着冷狂,冷狂就是一愣,推了推墨镜。

“冷狂叔,烧的好!”

杨柏却哈哈一笑,管你什么灵宝道,杨柏如今背后有萨满教,还有炎黄组,可以无惧天下任何势力,除了那个昆仑。

“杨柏,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金鲤农场的人都已经议论纷纷,杨柏却冲着众人摇手,一些事情还得在这里解决。

“芷燕,你把小画送回生态园,今晚就留在这里,大家聚餐。

明天在让小画回县里,艳红姐,你也过去帮忙吧,今天都在生态园。”

杨柏嘱咐一声,也冲着塘子村的村民点头,如今塘子村的村民都以杨柏马首是瞻,等过几个月,罗彩就是村长了,罗德才也敬畏的看着杨柏,杨柏越来越强大了,根本不是当初的穷小子。

罗彩都不敢看杨柏,如果以前罗彩坚持,起码罗彩现在跟赵艳红一样,可惜人生没有后悔药,现在能够在金鲤农场工作都已经是不错的。

众人都纷纷离开,农场都按部就班,刘飞却惊恐的看着冷狂,想说话还不敢,尤其看到冷狂刚才散发热量的时候,不经意露出的獠牙,差点没把刘飞吓死。

“杨柏,这个人到底是谁?

我不行了,腿软了。”

不光刘飞腿软,冷狂刚刚走进农场,那狗场的方向,一个个狗都萎靡了,拥有大黄的血统也没有一点用。

“这?”

杨柏也傻眼了,破妄金瞳之下,远处野猪圈的方向,一头头野猪哀嚎一声,当场就吐白沫了,那可是山中野猪王,也无法承受。

当然无法承受,那可是旱魃,就算冷狂现在被龙血控制,跟平常人一样,可是暗中散发的煞气,这些动物却能够感受到。

“冷狂叔,看来你无法留在金鲤农场了,你要在这里守卫,估计野猪跟犬,都无法好好生活了。”

杨柏耸耸肩,看来没考虑冷狂的具体情况。

“很抱歉!”

冷狂也很难受,毕竟如今只是旱魃,早晚会承受天劫,化为飞灰,形神俱灭的。

“叔?”

刘飞可是在旁边听着,震惊无比的看着冷狂。

“我娘家的,这是刘飞,这是刘四叔,我的死党,从小玩到大的。”

杨柏轻声解释一下,这些都是杨柏的亲人。

“娘家的?

娘家不应该叫舅吗?”

刘飞已经发傻,多时候杨柏有娘家了,这是怎么回事。

“乐意,看来以后只能够让老道坐镇在这里,这个家伙,应该很喜欢守药材吧。”

杨柏摸了摸下巴,准备在生态园休息一下,在领着冷狂返回家中。

“徐老道?

别提了,林娇那边已经三四天没有找到徐老道了,好像失踪一样,都要报警寻找了。”

“老道失踪了?”

杨柏瞳孔一缩,过年时候发生的事情,可是心有余悸,难道老道又被魔头附身了?

“好像还不是失踪,报警那天,有塘子村村民看到老道跟一个宾利车走了,那个奔驰车好像就是刚才那个港岛人开着的。”

刘飞也猛的反应过来,赶紧用力点头:“没错,就是黑色宾利,只有港岛人喜欢这个车。”

?